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闽派男装再现时尚造牌浪潮

2019-02-03 01:44:08

闽派男装:再现时尚造牌浪潮

SINUDE只是闽派男装新一轮多品牌或是再造时尚子品牌浪潮的一个缩影。然而在新的市场竞争格局下,在广东、浙江两个更为强势的时尚男装版块挤压下,在狭窄的造牌路上,闽派男装能否有效地整合全国乃至全球的时尚产业资源,实现快速反应,快速打开新的蓝海。这些都是必须面对的艰难挑战。 现象:争相推出子品牌 对于低迷的服装市场,SINUDE男装总经理王雅容并不讳言,她回答说:“SINUDE男装在进入市场之初,便意识到目前竞争激烈的严峻形势,以及应对市场产品同质化严重的现象。这就促使SINUDE在创立之时,必须思考品牌的定位问题。因此,公司团队在前期做了大量的市场调研,消费者与竞品分析,力图寻找出贴合市场需求的差异化品牌基因。终,定位‘文艺时尚休闲’,致力打造文艺气息的时尚男装。”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这些子品牌大多由二代操盘,比如晋江百兴鞋材的男装品牌艾多玛,也是由女儿林丽影操盘,因此她们也被外界称为创二代。 就在创二代开启文艺品牌新旅程的时候。泉州鞋服大佬林和平也在悄然酝酿一个儿童品牌:富贵小鸟。 “我们打算创立一个针对儿童鞋服市场的新品牌,就叫富贵小鸟,小童、中童都会覆盖。”日前,富贵鸟集团董事长林和平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说,面对市场的低迷,这两年富贵鸟集团一直在思考未来的道路要怎么走?而由大鸟衍生出小鸟,也是自然的延伸。“将来小孩子长大了,可以继续穿富贵鸟的产品。我们要从儿童这个年龄段就开始培养忠诚消费者。”林和平如是说。富贵鸟另一个品牌突破是,从去年年底在络上推出富贵保健系列MG(代表健康)。“这一系列,主要针对40岁以上人群,卖的是健康概念”。 除了上述两家企业,九牧王、劲霸、七匹狼、利郎等都在酝酿新品牌。 剖析:为何逆势推出子品牌 定位再细分的多种路径 不久前,九牧王通过收购高级男装“浪肯”,再次跨出了多品牌战略的新步伐。据说,从与浪肯品牌接触到签订框架协议,九牧王高层仅历时10个多月时间。“除了兼并收购外,公司也会持续关注新的市场机会,创立新的品牌去拓展。”九牧王董事长林聪颖表示,之所以提出多品牌战略,源于中国服装消费市场日趋成熟,消费者选择亦越来越多,单一品牌通吃市场的情况已经非常少,并且国际男装也大多采取多品牌的发展策略。 此次收购林聪颖看重的是“浪肯”所积累的高级男装运营经验,将对九牧王现有业务发展起到提升作用。近两年来,在中式着装风格的引领下,中国风服饰正成为新的流行趋势,将助于推动具备中国元素的“浪肯”品牌的快速发展,未来“浪肯”和“九牧王”两品牌整合后将充分发挥二者的协同效应。 随着富贵小鸟的创立,富贵鸟集团将形成了“富贵鸟”男女鞋、富贵鸟皮具、富贵鸟男装、“FGN”及“AnyWalk”、富贵小鸟等六大品牌的多品牌格局。“每一个品牌、每一个产品都有自身的定位,许多消费者把富贵鸟鞋业消费群的年龄层定义在35~50岁。而我们此前推出的年轻时尚子品牌anywalk,消费人群定位在16~35岁之间,倡导放慢生活节奏的‘慢活族’。”林和平说。 劲霸男装这两年也在悄然通过电商渠道,秘密培育时尚子品牌CNCN。“劲霸男装一直致力于成为国际大牌。然而由于高端化战略受挫,以及一直以来的不打折策略,还有母品牌定位的年龄层次偏大,导致劲霸男装的库存连年增加。”据接近劲霸电商的人士透露,CNCN价位300~400元,走低价路线,欲待其成熟后转入线下市场。 或比主品牌定位更高端 无论是彬伊奴向时尚男装发展,还是九牧王收购高级男装,或是富贵鸟由老鸟向小鸟延伸……纵观泉州服装行业这轮子品牌浪潮,有一个规律:那就是子品牌普遍比主品牌更年轻、更时尚,或者比主品牌定位更高端等。由此,才可以进入年轻族群、富裕人群的细分市场。 “这轮鞋服库存危机已经历时两年多,很多企业经过了深度调整和阵痛后,也对市场日趋明显的个性化需求和快时尚,有了更为清晰、深刻的认识。于是就有了这轮推出子品牌的新浪潮。”泉州纺织服装商会秘书长施正植认为,这轮浪潮也是行业的一次深度转型升级,将决定未来十年闽派男装能否再现过去十年的辉煌历史。大家集体反思找出路,并以新品牌的创立迎合80后、90后等新锐消费群体的崛起,以及60后、70后对于品质时尚的新要求,并以此开辟新蓝海,探索多元发展格局。 据有关数据显示,时尚休闲正在成为中国服装行业增长快的细分市场,预计休闲服装行业的市场容量可达4500亿。 这两年,中国男装的发展速度不断加快,本土的男装行业开始细分,商务男装、运动男装、时尚男装等。这些大类细分完之后,各自对风格又再次细分,比如:时尚男装细分为以设计为主、以概念为主、以独立设计师为主、以色彩为主等。未来的中国男装可能会走向跟女装一样,细分具体。 考验:重塑潮牌道路艰难 快速反应下的资源整合 对于长期习惯操作商务休闲男装的泉州企业来说,如何重塑年轻潮牌是一个很大考验。子品牌并不是如规划蓝图那么美好。事实上,泉州服装子品牌战略成功的并不多。 一些业内观察人士认为,上述新品牌想要在品牌林立的中国年轻时尚板块中,重新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并不容易。过去四五年里,闽派男装也曾经掀起一轮子品牌浪潮。然而从现在的成绩单来看,上一轮推动的多品牌战略成功的案例少之又少。比如七匹狼在收购爱都,运作多品牌战略后,成绩一直很差。 “收购或是自创子品牌成功的关键要素还在于收购后的资源整合和快时尚反应。”熟悉泉州服装企业的本土营销专家张发松指出,零售整体低迷的形势下,多品牌的管理整合难度也有所加大。 另一个担忧是,“泉州服饰的商务和时尚两大系的界限正变得模糊。”这是一位媒体同行在参加了多场子品牌走秀后,得出的结论。 从中国服装市场的发展大趋势来看,要打造新品牌的成本越来越高,成功率也越来越低。“另外,未来的服装行业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大规模流水线生产,而是会逐渐走向款多量少的快时尚生产模式。”施正植如是说。 造牌路上的时尚隔阂 “长期以来,闽派服装并不具备时尚潮流话语权。”中国服装协会常务副会长蒋衡杰曾表示,中国服装产业是西方潮流甚至是日韩潮流的跟随者。在国内,早感知潮流的也是广州和江浙企业,与这两大版块的服装企业相比,在对潮流的把握上,闽派服装明显处于弱势。 对于蒋衡杰的点评,施正植也颇为认可。时尚男装版块的崛起,将是未来十年中国服装市场的战略新机遇。值得一提的是,浙派正装在上世纪80、90年代抢占中国男装波机遇,闽派商务男装则在2000~2010年强势崛起。而今,双方又再次在时尚男装领域同一舞台上较量。然而,从目前的版块表现来看,浙江和广东已经走在我们前面。“它们涌现GXG、太平鸟等时尚大品牌,即便是卡宾的研发中心也是在广州,算是广州品牌。”施正植认为,闽派时尚男装已经赶不上广派和浙派男装了。 正是由于本土时尚信息中心的话语权缺失,卡宾、诺奇、L2、七匹狼等不少闽派男装,很早就将研发设计中心放在上海和广州。广州和江浙的另一大优势是,服装产业基础更为扎实,无论是时尚信息的收集,还是技术、产业人才积淀都比闽派男装深厚。“他们抢占了技术制高点,而闽派男装同质化太严重了。”施正植说。 □对话 王雅容:创二代的文艺服装梦 《老板周刊》:目前,国际国内服饰品牌不断崛起,并不断涌向服装市场,消费者观念也日趋成熟。那么SINUDE男装作为新晋品牌,准备如何应对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 王雅容:当我们在创立SINUDE男装之初,当然意识到服装市场竞争激烈的现状,但我们也同样发现目前市场品牌普遍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缺少能延续发展的个性基因,也就是机遇与危机并存。这也促使着我们去思考品牌的定位问题,深刻意识到我们需要行之有效,以品牌战略为基础,以品牌个性基因为长期发展方向,并适应行业趋势、有效区隔竞品、满足消费者的品牌定位作为打开市场突破口的有力竞争武器。 因此,我们做了大量的市场调研,消费者与竞品分析,从两个纬度,寻找SINUDE的品牌差异化机会,寻找市场空白以抢占细分市场位置,缔造品牌内涵以跳出同质化竞争。终卡位“文艺时尚休闲”市场。 《老板周刊》:据说,您有新加坡多年游学的经历,那么这段经历对您回国创立SINUDE男装是不是有什么启发呢? 王雅容:新加坡是全球国际化的国家之一,也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多元语言和多元文化的移民国家,早期离乡背井到新加坡再创家园的移民者将各自的传统文化带入新加坡,各种族之间的交流与融合,创造了新加坡丰富的多元化文化特色。 我在新加坡游学期间,也通过学习与经历,不断接纳和吸收了各种多元化的文化,其中吸引我的就是法式浪漫优雅所构建的文艺精神,因此这促使我踏上前往法国的旅程,当我经过圣特罗佩小城,这里美丽的海滩,历史悠久的I’Annonciade博物馆、Citadelle城堡及哥特教堂,以及世界众多时尚品牌店让我流连忘返,它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人文情怀和前沿时尚印记深深吸引着我,让我感受到了文化与时尚的无间融合,也是这种情怀成就了SINUDE“文艺时尚男装”品牌的诞生。

温州2205不锈钢管公司
济宁市喷漆房厂家
西安西安防水堵漏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